联系方式
  • 电 话 :
  • Q Q :
  • E-Mail:

传真一肖中特:一位刚刚履新上任的联合国人权

 

一位刚刚履新上任的联合国人权高专就抓到了上任后一个

据澳洲网报道,近日,澳大利亚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( )提出吸引留学生前往边远地区大学的“下乡”政策,以缓解悉尼人口压力。然而,澳大利亚各高校却敦促新州政府慎重考虑该激励政策,因其或对国际教育产业造成数十亿澳元损失。

同时,一些留学生也表示,他们更希望留在悉尼学习,而不是去往师资力量较弱的地方大学。此外,出于对地域隔离、缺乏服务以及有限的社交机会等因素的考虑,许多澳大利亚移民也不愿去往边远地区。

高校敦促政府慎重考虑

据报道,澳大利亚高校联盟首席执行官表示,新州的高校需要对政府提出的各项政策及其影响进行审慎评估后,才能决定是否支持新州州长对留学生的激励政策。她说:“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价值320亿澳元,为新州带来了113亿澳元收益。政府或高校最不愿做的事就是损害对留学生的吸引力。”

对此,悉尼大学发言人表示,吸引留学生“下乡”的任何策略都应当被仔细规划,需要考虑众多因素,包括课程设置、毕业生实习和就业机会等。据了解,悉尼大学2017年吸引了来自130多个国家的1.9万多名留学生。其中,全日制留学生为该校带来了7.522亿澳元收入。

同时,悉尼科技大学2018年共招生4.5万人,留学生人数占1/3。该校发言人拒绝对新州州长的政策作出评价,因为政府目前尚未公布任何细节。

留学生更愿留在悉尼学习

一些在悉尼的高校就读的留学生对新州州长提出的政策“不感兴趣”。他们表示,悉尼各大高校的声誉是吸引他们赴澳留学的首要原因。其中,在悉尼大学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毛杰( ,音译)表示,如果她当初选择了一所排名低于悉尼大学的学校,她的父母也许就不会资助她留学。她还说:“如果地方大学能在学费上给我优惠,我也可以过去,但是我还是想留在悉尼学习。”

也有一些留学生担心,地方大学缺少师资和语言帮助,会对他们的学习造成影响。

新移民也不愿在地方生活

除了留学生,其他新移民也不愿去往城市之外的边远地区。澳大利亚内政部数据显示,仅有1/8新移民愿意去往悉尼和墨尔本之外的边远地区生活,这一现象也导致这两座城市的人口压力日益增加。

此外,昆州中央大学的一份研究结果显示,移民普遍认为,如果他们生活在边远或农村地区,就会遇到和社会隔离,被不友好地对待,缺少教育机会以及手机、网络信号变差等问题。对此,报告作者之一表示,虽然这些担忧是有依据的,但是这些问题也非常复杂。因此,澳大利亚联邦、各州政府以及少数族裔组织需要找到新的合作方式鼓励移民“下乡”。

今天是农历七月七日,现代人热捧为“情人节”,古代却不是这样。古时候的此日,娘家接闺女,所以又称为“乞巧节”“女儿节”“晒书节”。

乞巧习俗起源于汉代,东晋葛洪《西京杂记》有“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,人俱习之”的记载。七夕之夜,女子手执五色丝线和连续排列的九孔针(或五孔针、七孔针),连续穿针引线,将线快速全部穿过针孔者称为“得巧”,即获胜者。反之就是输家。输家还要准备奖品或礼物,颁发给胜者。

《荆楚岁时记》记载:“七月七日为牛郎织女聚会之夜。是夕,人家妇女结彩楼,或以金银瑜石为针,陈几筵酒脯瓜果于庭中,有喜子网于瓜上,则以为符应。”

《开元天宝遗事》中说:“七夕,宫中以锦结成楼殿,上可以胜数十人,陈以瓜果酒炙,以祀牛女二星,妃嫔各以九孔针、五色线向月穿之,过者为得巧之侯。动清商之曲,宴乐达旦。土民之家皆效之。”

南朝梁时的诗人刘遵有《七夕穿针》诗:“步月如有意,情来不自禁。向花抽一缕,举袖弄双针。”描写了穿针女子于花前月下,以穿双针争强斗巧的情景。

唐人林杰也有《乞巧》诗云:“七夕今宵看碧霄,牵手织女渡河桥。家家乞巧望秋月,穿尽红传真一肖中特丝几万条。”

《燕京岁时记》记载:“京师闺阁,于七月七日以碗水暴日下,浮之水面,徐视水底日影,动如云,粗如椎,因以卜女之巧拙。俗谓之丢针儿。”

在七月六日,就把一个水盆放在院子里,倒入“鸳鸯水”。“鸳鸯水”是指把白天取的水和夜间取的水混合,或者是把河水和井水混合。露天过夜,再晒一上午,通过阳光的照射,水的表面依稀生成薄膜。到了下午,取出缝衣针轻轻地平放在水面上,在水底下折射出针影。如果针影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,便是胜者;如果针影是笔直的一条线,就是败者。

《帝京景物略》说:“七月七日之午丢巧针。妇女曝盎水日中,水膜生面,绣针投之则浮,看水底针影。有成云物花头鸟兽影者,有成鞋及剪刀水茄影者,谓乞得巧;其影粗如槌、直如轴蜡,此拙征矣。妇或叹,女有泣者。”

唐代诗人刘言史《七夕歌》有“人间不见因谁知,万家闺艳求此时”的诗句。唐人祖咏在《七夕》诗中说:“闺女求天女,更阑意未阑。”古代的七夕活动以少女少妇为中心,所以又称为“女儿节”。

古代女子要在七夕拜祭纺织高手、女红大师织女,由一个有威望的女子牵头,邀上左邻右舍的姐妹们,多则十几人,团拜织女。

七月初七这天,沐浴净身,打扮的既庄重又漂亮。到了晚上,都来到主办人的家里。此时,清辉尽洒,初秋的夜风袭来,凉爽怡人。在庭院中安上一张供桌,上面摆上茶、五子(桂圆、花生、瓜子)等祭品。因为织女是个美女,所以还要在瓶子里插上几枝鲜花和几束红纸,前面放置一个小香炉,插上几炷香。大家在案前焚香礼拜,面向织女星座,虔诚祷告,默念着想的心事,向她许愿:“乞手巧,乞貌巧;乞心通,乞颜容;乞我爹娘千百岁;乞我姊妹千万年。”祭拜完毕,大家一起围坐在桌前,一面吃花生、瓜子,一面家长里短地闲聊,交流针线活。

明代《帝京午目》说:“七夕女儿节,角黍展榴裙。”七夕这天,年轻的女子们穿红戴花,佩戴着用五彩绫线结成的樱桃、葫芦等形状的饰品,打扮得花枝招展,成群结队逛街市。北京各个庙会和街市上,自七月一日起就专门设置乞巧物品专卖市场,主要有牛郎传真一肖中特织女年画、七巧针、乞巧果和祭拜织女用的蜡烛、香以及各种妇女用的粉、胭脂等化妆品。居民在家中还要准备丰盛的食物供女儿们享用。初六、初七晚上,富贵之家大多在庭院中扎起彩楼,叫作“乞巧楼”,在庭院中陈列磨喝乐、笔砚、针线等物,或由儿童作诗,或由女郎呈现制作的精巧物件。

元朝京城一带在这天要将嫁出的女儿接回娘家过七夕节。元末有“松云道人”之称的熊梦祥在《析津志》中记载:“宫廷、士庶之家,张挂七夕牵牛织女图,盛陈瓜果、蔬菜、肉脯,邀请女流作巧节会,称曰女孩儿节。占卜贞咎,次日馈送还家。”

“遥怜弄针妇,空嫁晒书人”,这是清代诗人孙枝蔚《七夕忆内》的诗句。农历的七月七日,正直天高云淡、气候干燥之际,此时晒书既可避免虫蛀,又能防潮。

东汉崔寔《四民月令》云:“七月七日,曝经书及衣裳,不蠹。”这说明在东汉时期就有了七夕晒书的习俗。

唐宋时期,七月七晒书更是蔚然成风。唐韩鄂《岁华纪丽》称民间七月七有“暴书策,晒衣裳”的风俗。唐杜牧《西山草堂》云:“晒书秋日晚,洗药石泉香。”《宋会要》也有记载,宋朝仪制以七月七日为“晒书节”,当天三省六部以下,各由皇帝赐钱开筵举宴,为晒书会。

建安六年(201年),22岁的司马懿在家乡河内郡为官。曹操唯才是举,他听说司马懿有才学,就想征召他到自己的司空府任职。而司马懿看到东汉风雨飘摇、国运凋零,不愿在曹操手下为官,但曹操此时炙手可热,又不敢得罪他,便以自己患风痹症,生活不能自理为由拒绝了曹操的好意。

曹操认为可能有诈,就派人夜里到司马懿家中察看,果然发现司马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于是就信以为真。可是因为晒书司马懿露出了马脚。七夕这天,司马懿在院子里晒书,午后突然来了暴雨,司马懿一着急,忘了自己是在装病,起身跑出去收书,恰巧被一个婢女看到了。曹操得知后大怒,下令司马懿立即前来任职,否则即刻收押。司马懿只好乖乖赴任。

东晋名士郝隆,年轻时无书不读,有博学之名。在大司马桓温帐下做南蛮参军,后来辞官回乡隐居。七夕这天,他见富裕人家暴晒绫罗绸传真一肖中特缎炫富,他就仰躺在太阳下,露出腹部。人家问他干什么,他回答:“我晒书”。既显示他对富家炫富的不屑,又夸耀自己满腹经纶,才学横溢。

清道光举人曾省《漳州四时竹枝词》说:“此日天门开好晒,郝隆惟晒腹中书。”宋人刘筠也在《戊申年七夕》中说:“岂惟蜀客知踪迹,更问庭中晒腹人。”

康熙年间,浙江嘉兴饱学之士朱彝尊,怀才不遇。有一次,他得知康熙皇帝微服出巡,于是模仿郝隆,在康熙必经之地袒胸露肚,躺在烈日下暴晒,康熙看见后奇怪地问道:“你这是东施效颦吗?”朱彝尊回答说:“我一肚子学问派不上用场,今天晒一晒。”于是引起了康熙的注意,恰巧在这一年(1679年),五十岁的他又高中博学鸿词科,被朝廷封为翰林院检讨,负责撰修明史。

清代文学家唐孙华有诗曰:“从今腹笥防窥瞰,莫向人前卧晒书。”同时期的诗人毛奇龄《七夕》云:“向夕陈庭尝下果,连年每晒腹中书。”

上一篇:预警雷达网和火力制导网受到了全面的电磁干扰     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